186-7291-1015

律师介绍

龙江波律师 龙江波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湖北省律师协会会员,武汉市妇联莲姐法律服务团队成员,武汉市司法局驻点社区律师,法学学士学位,2014年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A证)。曾在某检察院从事检察官助理工作,接触了大量的...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龙江波律师

手机号码:18672911015

执业证号:14201201610572307

执业律所:广东普罗米修(武汉)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徐东大街128号联发国际大厦30楼

成功案例

合法房屋被强拆,应按市价赔偿房屋价值、屋内物品、安置补偿损失

一、案情简介

2014年8月31日,某区政府在《金华日报》上发布《关于***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范围的公告》,并公布了房屋征收范围图,明确对***实施改造。2014年9月26日,案涉房屋由某区政府组织拆除。2014年10月25日,某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载明:因旧城区改建的需要,决定对***范围内房屋实行征收;房屋征收部门为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为某区改造工程指挥部;签约期限为45天,搬迁期限为30日,具体起止日期在房屋征收评估机构选定后,由房屋征收部门另行公告;附件为《征收补偿方案》。2014年10月26日,《房屋征收决定》《征收补偿方案》在《金华日报》上公布。原告许某的房屋被纳入本次房屋征收范围。

另外,包括案涉房屋在内的***房屋曾于2001年因***地块改造被纳入拆迁范围,金华开发公司取得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其载明的拆迁期限为2001年7月10日至2001年8月9日,后因故未实际完成拆迁。

二、判决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区政府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

(二)责令区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九十日内按照本判决对原告依法予以行政赔偿。

三、律师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关于强制拆除主体的认定问题;(二)关于本案拆除行为是否违法的问题;(三)关于本案通过行政赔偿还是行政补偿程序进行救济的问题;(四)关于赔偿方式、赔偿项目、赔偿标准与赔偿数额的确定问题。

(一)关于强制拆除主体的认定问题

根据《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有关规定,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过程中,有且仅有市、县级人民政府及其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才具有依法强制拆除合法建筑的职权,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等不能举证证明被征收人合法房屋系其他主体拆除的,可以认定其为强制拆除的责任主体。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等委托建设单位等民事主体实施强制拆除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等对强制拆除后果承担法律责任。建设单位等民事主体以自己名义违法强拆,侵害物权的,除应承担民事责任外,违反行政管理规定的应依法承担行政责任,构成犯罪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关于本案拆除行为是否违法的问题

本案中,案涉房屋未依法办理相关建设手续,也未取得房屋所有权证,系在1990年4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施行前建造的历史老房。对此类未经登记的房屋,应综合考虑建造历史、使用现状、当地土地利用规划以及有关用地政策等因素,依法进行调查、认定和处理。对认定为合法建筑和未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的,应当给予补偿。但某区政府及相应职能部门既未及时依法履职,又未能保障被征收人合法权益,也未能正确理解《征收与补偿条例》有关强制搬迁制度的立法目的,还未能实现旧城区改造项目顺利实施;而是久拖不决,并以所谓民事“误拆”的方式违法拆除被征收人房屋,最终不得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某区政府强制拆除行为确系违法。

(三)关于本案通过行政赔偿还是行政补偿程序进行救济的问题

在因强制拆除引发的一并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中,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违法行为类型与违法情节轻重,综合协调适用《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方式、赔偿项目、赔偿标准与《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补偿方式、补偿项目、补偿标准,依法、科学地确定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让被征收人得到的赔偿不低于其依照征收补偿方案可以获得的征收补偿,确保产权人得到公平合理的补偿。同时,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义务机关和赔偿数额时,要坚持有权必有责、违法须担责、侵权要赔偿、赔偿应全面的法治理念,对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除被征收人房屋,侵犯房屋所有权人产权的,应当依法责令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赔偿责任,而不能让产权人因侵权所得到的赔偿低于依法征收所应得到的补偿。

本案在强制拆除前,既无征收决定,也无补偿决定,原告也未同意先行拆除房屋,且至今双方仍未达成补偿安置协议,原告至今未得到任何形式补偿,强制拆除已构成重大且明显违法,应当依法赔偿。对原告房屋损失的赔偿,应按照有利于保障原告房屋产权得到充分赔偿的原则,以某区政府在本判决生效后作出赔偿决定时点的案涉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为基准确定。同时,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有关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的规定,原告在正常征收补偿程序中依法和依据当地征收补偿政策应当得到的利益损失,属于其所受到的直接损失,也应由某区政府参照补偿方案依法予以赔偿。因此,本案存在行政赔偿项目、标准与行政补偿项目、标准相互融合的情形。

(四)关于赔偿方式、赔偿项目、赔偿标准与赔偿数额的确定问题

具体到本案中,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其主张的损失包括以下三个部分:一是房屋损失;二是停产停业损失;三是房屋内物品的损失。某区政府与原告应就上述三项损失问题平等协商,并可通过签订和解协议的方式解决;如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某区政府应按照本判决确定的方法,及时作出行政赔偿决定。

1、房屋损失的赔偿方式与赔偿标准问题

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二条规定,返还财产、恢复原状是国家赔偿首选,但若相关财产客观上已无法返还或恢复原状时,则应支付相应的赔偿金或采取其他赔偿方式。本案中,案涉房屋已被列入旧城区改造的征收范围,且已被某区政府拆除。因此,为体现对违法征收和违法拆除行为的惩诫,并有效维护原告合法权益,对原告房屋的赔偿,不应低于赔偿时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类似房屋的市场价值。

2、停产停业损失的赔偿标准问题

《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对因征收房屋造成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根据房屋被征收前的效益、停产停业期限等因素确定。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浙江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征收非住宅房屋造成停产停业损失的,应当根据房屋被征收前的效益、停产停业期限等因素给予补偿。补偿的标准不低于被征收房屋价值的百分之五,具体标准由设区的市、县(市)人民政府规定。《金华市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意见(试行)》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征收非住宅房屋造成停产停业损失的,按被征收房屋价值的百分之五计算。

本案中,如果原告能提供营业执照、纳税证明等予以证明其符合上述条款确定的经营用房条件,则区政府应当根据上述规定,合理确定停产停业损失的金额并予以赔偿。

3、屋内物品损失的赔偿金额确定方式问题

《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等法律法规规定,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原告应当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造成损害的事实提供证据。同时,《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还规定,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因此,因行政机关违反正当程序,不依法公证或者依法制作证据清单,给原告履行举证责任造成困难的,且被告也无法举证证明实际损失金额的,人民法院可在原告就损失金额所提供证据能够初步证明其主张的情况下,依法作出不利于行政机关的损失金额认定。某区政府可以根据市场行情,结合原告经营的实际情况以及所提供的现场照片、物品损失清单等,按照有利于原告的原则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对房屋内财产损失依法赔偿。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